调查研究


农业从业者与农业生产的匹配性分析

发布时间:2017/11/16 10:15:31  作者:沈琼

农业从业者与农业

生产的匹配性分析

沈琼

一、问题提出

“谁来种地”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并关注的重要议题。当前,我国农业从业人员素质不高,已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主要障碍。数据显示:我国?4.7?亿农村劳动力中,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的占38%,初中的占48%,高中及以上只占14%,全国?92%的文盲、半文盲在农村。由此可见,提高农业从业人员的素质、技能与农业生产相匹配决定着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步伐,决定着农业现代化的成败。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强调“发展现代农业,最终依靠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指出,要“加快发展现代农业,坚持中国农业现代化道路,提高农民科学文化素质,从而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抗风险能力、市场竞争能力,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120)提出,要“加快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加强涉农专业建设,加大培养适应农业和农村发展需要的专业人才力度。支持各级各类学校积极参与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逐步实施农村新成长劳动力免费劳动预备制培训”。

二、农业从业者与农业生产的匹配性框架

本研究首先提出农业从业者和农业职业匹配的理论框架,其次,对农业主产区典型农户进行抽样调查,在调查数据的基础上实证分析农业从业人员与农业生产的匹配性,最后,总结分析得出的研究结论并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当前流行的人职匹配理论主要有三大派别:帕森斯的特性—因素理论、霍兰的人格类型理论和安妮?罗鸥的需要理论。人职匹配理论主要用于就业前指导,因此,侧重分析劳动者的个性特征与职业的匹配性,而本研究主要分析已经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者与农业职业的匹配性,除了个人心理因素外,文化、技能和市场能力均是重要的匹配因素,因而,本研究需要超越现有的人职匹配理论。根据农业职业特征,吸收人职匹配理论的核心思想,淡化人职匹配理论中只考虑从业人员的个性因素,增加影响劳动者的社会因素,并补充农业生产需要的技术因素和市场能力。

个性因素包括农业从业人员的态度、兴趣、能力倾向、教育进展、学识及家庭背景等方面。现代农业是一个大职业概念 ,涉及了农林牧副渔的生产、加工和销售环节,从业人员的不同人格类型在这一职业中都能找到匹配的空间,如现实型的可以从事农业生产,研究型的从事农业科技与推广,社会型的从事农业中介组织,企业型的从事龙头企业经营等。不过,本文考察的农业从业人员主要是种植业生产者,从职业特征上看,要求从业人员对农业职业有一定的热爱,有基本的文化素养,喜欢有规则的具体劳动和需要基本技能的工作,适应户外工作的个性特征。

技术因素指农业从业人员具有某些适应农业生产需要的技术素养。除了农业中所涵盖的农业技术以外,还需掌握与农业生产相关的机械、化学、生物等知识,以适应现代农业生产的需求。单一知识已经无法满足农业生产的要求,在现代科学技术一日千里发展的今天,各类新技术、新知识每日都在不断地创新发展,成为社会各层面不可或缺的部份,极大地改变了人类自古以来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

市场因素指农业从业人员具备一定的市场经营管理能力。能否合理利用土地,提高生产率,高能高效;能否懂得现代金融常识和擅长周转资金;能否利用信息技术对市场做出预判;能否利用商业网络进行销售,这一切都在考验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农业生产者。经过商海磨练出来的职业农民,立足于稳定生产、销售增长的基础上,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实现由农民向农商的转变。

三、数据来源与模型设计

本研究以农户家庭为调研对象。选择了粮食主产区—河南省的扶沟、郸城、淮阳、项城、息县和西平6个县域为样本区间,以所有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户为总体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采取多阶段随机抽样方法选择调查对象,共调查农户542户,获得有效问卷501份。数据的时间范围是2012年。对户主性别,年龄,受教育年限,家庭人口,家庭纯收入、农业收入比重、耕地情况、租入土地、参加农业培训和参与合作经济组织等分别进行数据分析(表略)。统计分析结果表明,调查样本总体呈正态分布,且能反映粮食主产区农户生产的基本特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在对农户调研数据分析基础上,利用计量模型进一步分析农户个人特征对粮食生产率和农业收入的影响。调研样本在河南省粮食生产区,调研农户均种植有粮食作物,因此,本研究探讨农户特征对粮食生产率的影响,为粮食主产区发展粮食经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有着一定的价值。前面分析了当前农业生产者的技术因素和市场因素十分薄弱,与农业职业不相匹配,传统农业生产技术和简单的市场知识可以依赖经验的积累以及代际之间的传承,而现代农业需要的技术因素和市场因素则需要从职业教育培训中获得。侧重分析影响农户参与培训的因素。如果农户收入水平高,农户更愿意接受职业教育培训。其次是培训费用,自费培训对农户而言仍是奢侈品,如果能降低培训费用,提高培训质量的话,农户参与培训的意愿是极高的。农户的教育程度、培训时间、培训地点均对从业人员参与农业职业培训意愿产生积极影响,教育程度与参与培训意愿呈正相关,表明了教育的路径依赖性。设计出与农业生产不相冲突的培训时间和就近安排培训地点有利于提高从业人员参与培训的积极性,大多数调查的农户愿意在本村或本镇参加培训,对于大多数在县市或者省会城市的培训没有积极性。

四、研究结论与启示

通过对农业从业人员与农业职业匹配的理论分析和典型区域农业从业人员与农业生产的调查分析,得出以下研究结论。

首先,以人职匹配理论为基础,依据农业职业特征,本研究认为,农业从业人员与农业职业相匹配的特质素包括个性因素、技术因素与市场因素。个性因素包括农业从业人员的态度、兴趣、能力倾向、教育进展、学识及家庭背景等方面;技术因素指农业从业人员具有某些适应农业生产需要的技术素养;市场因素指农业从业人员具备一定的市场经营管理能力。

其次,农户调研结果显示了从业人员在文化程度、技术水平和市场能力上都处于较低状态,从职业倾向来看,高文化水平从业人员现实型人格特征占比较高,表明在市场自发选择下,当前农业从业人员中的具有较高学历的劳动者的人格特征基本与农业职业相匹配。

第三,四十岁以上的从业人员的个性特征、技术特征与农业生产相匹配,个人特征譬如对农业职业的认可和热爱往往源自家庭氛围和早期环境影响,这与安妮?罗欧的需要理论一致。罗欧认为,家庭气氛和早期环境影响着个体职业类型的选择,无意识心理能量的释放影响着个体追求的职业水平,需要的强度和早期经历可以促进或阻碍职业水平的发展,但又受到智力发展和社会经济背景的影响。技术特征源自代际传承和“干中学”。以上个性塑造与技术传播的途径对新一代的农业生产者来说已经不复存在,因此,为了培养农业生产者的职业素质,只能依靠专门的农业职业教育培训。

第四,农业从业人员的市场因素与农业职业不匹配,已经成为当前农业从业人员的最大短板,随着农业市场化进程加快,市场意识和市场能力的缺乏将严重制约农业的发展和农民收入的提高。在当前农业职业培训中,过多的培训针对农业技术开展的,而对农村转移劳动力进行了市场意识和市场能力的培训,这部分劳动力将从事非农产业,表明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市场因素在农业职业中的重要性,仅仅把农业局限于生产领域,实际上现代农业是一个全产业链过程,如同制造业一样,研发和经营是产业的经济利润之源。因此,针对农业的职业教育培训更多地需要强调市场意识和市场能力的提升。

最后,农业从业人员的受教育程度是影响粮食单产和农民收入的关键性变量,也是农业从业人员与农业职业匹配中的核心要素。当前农业从业人员受教育年限平均值仅为7.73年,不到规定的9年义务教育水平,提升空间非常大。影响从业人员参与职业教育培训意愿的因素依次是家庭收入、培训费用、农户的教育程度、培训时间和培训地点,上述变量均对从业人员参与农业职业培训意愿产生积极影响。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